第53章 玉面小郎君的结局(1 / 1)

就在林小邪在地下空间悠闲地探索时,他头顶上方的玉面小郎君,抚摸着被他辛苦剥离出来的巨大鼎炉,脸上露出癫狂的笑容,嘴里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哈哈!这上古遗留下了古宝,终于被老夫得到了,看这如此完整的器型,哈哈,恐怕已经诞生出了器灵了!哇哈哈,距离老夫称霸燕赵王朝时日不远了!哼,天生淫荡体,哈哈,老夫来了!”。

看着眼前这只古朴沉重地三足大鼎,玉面小郎君飞速将手里,早已卷刃的长剑狠狠扔到一边;心急火燎就往储物戒中收藏,结果连续用了几次力,这水缸大小的圆形鼎炉鼎身晃动了几下后,又重新稳固在原来的位置上。

玉面小郎君此时的状态,就像当初林小邪发现鼎炉的神态一模一样;他连续观察了几次后,心中像是已经了然,眼看着自己吞服下去的丹丸,药力马上就失效;他面露青筋全身肌肉紧绷,深吸一口金丹真气,牙齿咬的嘎吱嘎吱响,嘴里猛然暴呵道:“给我起来吧!”。

随着玉面小郎君一口精血喷洒在鼎身上,就见大鼎被他一下子,从地上搂进了怀里,还没等他来得及将大鼎收入进储物戒中,他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洞口,连人带鼎一下子就给吸了进去。

正坐在一块巨石上,仔细查看灵兽戒的林小邪,猛然抬起头朝着远处的上空望去。

过了三息后,嘴里疑惑地自语道:“刚才好像有人在呐喊,难道这地下还有巨大吸扯力?不科学啊!我明明感受不到任何吸力的存在,或许是那个老杂毛,不小心从别的地方掉下来了?”林小邪缓慢站起身来,朝着远处观望了一会,然后一脸不情愿地从储物戒中拿出斧头,飞速朝着远处奔去。

被强大吸力缠绕住的玉面小郎君,惊恐地看着自己身体不断往下坠落,就连怀里的鼎炉都忘记了,他一边大声嘶吼着,一边拼命挣扎,试图让自己身体摆脱这股力量的束缚;无奈他尝试了两次后,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由金丹后期,慢慢朝着金丹中期退化,几息过后,又由金丹中期退化到金丹初期。

“啊!我不甘心!”随着玉面小郎君大声嘶吼,一口鲜血从他嘴角溢出。

林小邪看着远处悬空在岩浆上方的玉面小郎君,脸上露出一丝不解,小声嘀咕道:“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岩浆池,难道此处空间不止一处岩浆深潭?”。

“喂,上面那个老杂毛,你不去寻找出去的通道,怎么会在这里洗桑拿啊?难道你看我一个人太寂寞,就下来想陪伴我,哈哈!还是等你从上面洗刷干净了再说吧!”。

悬空在岩浆池上方的玉面小郎君,似乎听到了林小邪的讥笑声,他焦急地喊道:“小友,不,少侠,赶快救救老夫吧!我已经被炙烤的马上虚脱了,还望少侠看在我们一起度过的黑暗日子里,请你帮老夫一把,事后我一定会有重谢!”。

林小邪望着越来越接近岩浆池的玉面小郎君,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地神情,在岩浆池边找了一块石头,扬起头来看着上方,全身赤裸裸地中年修士,见他怀里还死死抱着一个鼎炉,忍不住轻咦了一声。

“小友,求求你了,你赶快伸把手,将我从这该死的束缚中解救出来;我发誓以前的恩怨,我们一笔勾销!另外,我这里还有几件贵重的礼物送给你,怎么样?我全身的毛发和衣物都化成灰飞了,就连我的肌肉也开始融化,小友,快点救我!”玉面小郎君见林小邪并不应答,慌忙再次调动全身真气朝下方喊道。

林小邪轻哼一声:“哎,老杂毛,何必浪费体内的真气呢,你省省力气或许能抗下岩浆的炙烤;至于你所说的礼物,我看还是等你死后,我自己亲手取比较安全可靠!”。

“你、、你怎么能这么残忍,我们可都是燕赵王朝的修士啊!大家既然是同道中人,就应该互相扶持和帮助,小友,拜托你帮下忙吧!既然你能够安全到达此地,而且听语气应该也是毫发无损,肯定有摆脱此地束缚的办法,小友,我观你已经是筑基期后期圆满的修为,应该马上就要结丹了;幸好老夫手里有一卷古籍,里面有一种秘术,不仅可以让你顺利结丹,而且机缘巧合下还能结出双丹,这应该是小友目前急需的吧!”玉面小郎君见林小邪无动于衷,急忙又飞快地说道。

“哈哈,老杂毛,如果你真有这样的秘术的话,恐怕你早就是双丹修士了,可是我看你现在修为,也仅仅是金丹初期啊!你遭遇到什么了?算了吧,小爷没有兴趣知晓了!”林小邪站起身来,轻蔑地说了几句后,转身就朝着远处走去。

“小友,你别走啊!请听老夫解释啊!我得到这本秘籍的时候,早就金丹完成了,我也想成为双丹修士,可惜为时已晚;小友,我这里还有一本秘籍,是隐藏气息和修为的,想必小友未来闯荡江湖一定能用的上!哎,你别走啊!我这里还有好多东西呢!”玉面小郎君听着远去的脚步,焦躁地高声喊道。

这章没有结束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林小邪转身朝空中看了一眼,心中暗自骂道:“小爷的《衍天神诀》就是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,那还需要其他外来的功法,不过,这隐藏气息和修为的秘籍,听起来倒是蛮诱惑人的,哎,算了吧!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啊!随意好了!”。

大约过了两个时辰,正在一块巨石上闭目养神的林小邪,听到岩浆池方向,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叫喊,慌忙从石头上一跃而起,看着远处空荡荡的岩浆池上方,林小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抓起地上的斧头,飞速朝着岩浆池跑去。

看着渐渐闭合的岩浆面,林小邪一个纵身就窜了下去,嘴里还嘀咕道:“希望老杂毛没有被彻底融化,他的金丹对于小灰灰来说,可是绝对的大补之物啊!而且看老杂毛怀里抱着的鼎炉,应该和我的鼎炉一样,估计也不是凡品,对了,最好储物戒也能保留下来!”。

就在林小邪跃入岩浆池中,原本浓稠炙热的岩浆纷纷向他涌来,一股股能量主动渗透进他的肌肤;林小邪苦笑摇摇头,朝着岩浆池中心走去,当他刚刚准备下潜到池底,搜寻玉面小郎君时,猛然从池中心处“咕嘟、咕嘟!”冒出几串气泡,随即一个人形物体从池中跃出,挥舞着手臂挣扎了几下后,“啪叽”一声再次跌入进岩浆池,一动不动了。

“我靠,临死还整这么一处吓唬小爷,趁着你身体尚未完全融化,就便宜小爷我了!”林小邪眼看着人形物体就要沉入池底,慌忙用手将它拉到自己身边,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