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言和,语出惊人的北燕人(2)(1 / 2)

萧行知笑了,去就去。

他们一起就在去皇宫的路上,执思翰就冷静下来了。

要说秦王会用这种手段,他们是一百个不相信的,但是那两位就不一定了。

执思翰也知道,景国战败就是被宁国在军事上击溃,国都都能被献出来。

如果说这个秦王用了那种阴毒的方法,那些百姓和降卒也不会服从他。

北燕的两个使臣就奇怪,执思翰暴躁的时候,阿跌莫冷静。

阿跌莫慌不择路时,执思翰又冷静了。

执思翰依旧不放心,有点慌乱地问道:“宁国秦王,你不会对我们草原用那种方法的,对吧?”

他的意思就是污染他们的水源,还有……

“当然不会。”萧行知闻言嘴角略微扬起,“因为北边又不归本王管,别人要做什么本王管不着啊。”

俩他正说着,一边的阿跌莫已经绝望了,说的是谈判,可是自己这边根本没有筹码。

就那么加一块不到一百头的牛羊?真要是送给宁国,怕不是还要被误会成看不起宁国。

宁国都不用出兵,只要撒手不管,一个瘟疫就能让他们草原内部彻底崩塌。

干脆破罐子破摔,威逼宁国出手帮助,不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!

……

谨身殿

六部尚书,以及户部盐使司官员,以及各地来京城做“年终总结”的大臣也到了。

比如河东路等等路的转运使。

路、州/府、县

顺便提一下盐使司即将推行的雪花盐,这种大事必须要和地方转运使通气,这样才能更好执行朝廷的国策。

皇太子萧承宣,几乎就是顶着吹道冷风就得咳嗽半天的病体,也在这个小朝会上。

这个场合他必须来参加。

这些转运使,还有地方掌兵的都总管,也是个顶个的狠人,萧璟削藩重铸秩序也是离不开他们。

还是要尊重一下的。

一堆人在谨身殿,听着萧璟客套的发言,这个爱卿那个爱卿的。

真正指导工作,直接批折子的时候就指导了,再不济下诏把人叫来骂一顿。

小宦官跑到郑辛旁边,唯唯诺诺地低声细语了几句。

就见那让人心惊胆战的大太监点了点头,就让小宦官退下了。

郑辛悄然挪到萧璟旁边,低声道:“圣上,秦王殿下和北燕使团求见。”

闻言,萧璟狐疑地看了郑辛一眼,又瞧了瞧底下那些个瞪着眼准备一探究竟的大臣们。

当即大手一挥:“传!”

郑辛上前两步,干枯的手捏了捏嗓子:“传北燕使臣觐见~”

尖锐的声音传遍大殿的每一个角落,好像能直击人的心灵,令人灵魂发颤。

曾经从校场跑到皇宫一口粗气都不喘,现在这喊声又跟掺了毒药似的,莫非也是绝世高手?

话音刚落,萧行知就先一步进了谨身殿,身后跟着俩穿着大棕色毛衣服的汉子。

一看就知道不是汉人。

萧行知一进来就看到这谨身殿这么多人,就打趣了一番,“呦?这个点还有这么多人,剥削下属啊,哈哈。”

“嘿!这草原人的相貌,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邪性了?好生无礼!”

说话的是凉州经略安抚使‘元煜’,这位爷是个妥妥的封疆大吏,凉州军政他一个人说了算。

曾经是萧璟的贴身护卫之一,深受信赖,一直驻守凉州,萧行知认祖归宗以后他也没见过。

大殿人多,可却很安静,元煜这话一出,就被不少人听见了。

正在咳嗽的萧承宣听见以后,也不咳了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。

他把旁边的小太监拉了过来,声音狠厉地说道:“去准备一盆盐水,一对军棍,一会让元煜滚去东宫!”

“是是是…”小太监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称是。

站在前面的夏吉回头看了一眼,顿时就为此人感到可惜。

【死定了死定了……】

“嘿嘿,大哥吃饭没?”

萧行知一步就跨到萧承宣旁边,而那两个北燕使臣,执思翰和阿跌莫已经站到中间。

“大燕使团正使执思翰/副使阿跌莫,拜见大宁皇帝陛下。”

“免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