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袭击(1 / 2)

两个月后,蓝月城宗家大堂之上,穿着一身蓝色的铠甲的厉南月,正端坐在椅子上,漫不经心地与宗老太爷攀谈,眼睛不时还瞥向对面那位小巧玲珑的女子。

厉南月言道:“来年,蓝月城七成的贸易往来都将交于宗家操持,这其中有一半都是陆路的货运,不知宗老太爷这边可有什么问题?”

宗老太爷笑道:“城主大人尽可放心,虽然宗家是以漕运起家的,但是与各城的脚行都有联络,我们几方合力做下这单生意不成问题。至于漕运方面,郑远大师这些日子连夜赶工,已经制造出三艘货船!”

“嗯,宗老太爷既然心有定计,那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厉南月皱着眉头说道:“不过,我还是要提醒一句,眼下陛下十分看重宗家,已经几次向我暗示,要将蓝月城下任城主的位子让与你们,作为帝国的子民,宗家是否也应该有所回应?”

宗老太爷疑惑道:“城主大人想要怎样的回应?”

“至少也该表明忠君爱国的立场吧!尽量和一些国家保持距离。”就在厉南月说话的这会功夫里,就已经连续看向对面的凌羿萱不下十次了。

宗老太爷看见了她的提示后,不由苦笑道:“城主大人说的,老朽自然明白;可是有些事情却不是我能做主的。”

早在一个月前,凌羿萱便孤身一人来到了宗家,主动向宗圣提出,要以弟子的身份加入宗家。

同时她还带来了正阳冕帝的国书,上面明确写明了,册封宗圣为正阳帝国的客卿,并赐予宗家帝国皇商的身份。

一边是繁星女皇的器重,一边是正阳帝国的示好,得罪了哪一个,宗家恐怕都承受不起。

偏偏他们双方争相拉拢的对象都是他的孙儿,更为要命的是,眼下自己这个宝贝孙儿还不在府中,这一摊的麻烦事全部要由他出面料理,天知道宗老太爷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!

下一刻,只听凌羿萱冷淡的说道:“我此行只是为跟随宗少,学习箭术而已,不涉及两国利益纠纷。”

厉南月嗤笑道:“单就你的公主身份,就已经能引起两国外交的轩然大波了。况且你的父皇,还让你带来了册封宗圣的御旨国书。”

“这是我父皇与王叔的筹谋,与我无关。厉城主若真的心有不满,大可找他们去理论,无谓在此与我纠缠不清。”

眼见两人的争吵越趋激烈,宗老太爷急忙出来打圆场,“两位还请冷静,此事事关重大,并非我等能够轻易决定的,我看还是等圣儿回来以后,问问他的意思吧!”

厉南月闻言,也不再相逼,转头问道:“宗圣又去哪了?就不能安分点吗?陛下之前三令五申,不让他四处乱跑,要知道再过一月便是宗门历练的日子了,他倒是不担心赶不回来参加。”

宗老太爷苦笑着答道:“圣儿之前说,是要去一趟煜阳城,见一见墨涵城主。”

厉南月疑惑道:“见墨涵?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交情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这个老朽也不知,不过之前煜阳城方面确实派人来请了好几次。”

“难道青冥宗想将他收入门下?”厉南月心中暗自想道。

……

初阳江上,一叶扁舟,随风而行,只见周围桃花林立,夹岸数百步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

繁星帝国如今的风云人物·宗圣,此刻正乘舟出行,一览江边风景,好不惬意。

遥想当日,他在顺利返回蓝月城后,先是在家闭关苦修了半月,随后又为了处理宗家的海量漕运订单,不得不辅导了郑远半月的炼器、阵法知识。

好不容易才让他顺利出师,又碰到了墨涵差人来请。